书名:开局移植妖魔心脏,成为绝世凶物

第026章 上古生灵墓门开

    方凌将泫金破天矛收起,准备回龙城。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他低头看向脚下的废墟,有些疑惑。
    他感觉废墟之下有一些隐晦的气息………
    “桀桀,被吵醒了呢?”
    “睡了这么久,好饿啊!”
    一个奇怪的生灵从废墟中爬了出来。
    这家伙的皮肤呈现暗紫,但身形面容近似人类。
    只是屁股后边长着一条长长的尾巴,爪牙也如野兽般尖长。
    他抬头看向半空中的方凌,伸出舌头贪婪得舔了舔嘴唇。
    “弱小的人族,勉强可以果腹。”
    这异族生灵忽然暴起,出现在方凌身后。
    他爪牙上闪烁起紫色光韵,朝着方凌的脖颈处抓去。
    但却扑了个空,只抓着空气。
    方凌反应迅速,在那一瞬之间闪到他的身后,砰地挥出一拳。
    他的一记重拳力量可不弱,异族生灵直接被捶到了地上,嵌入废墟之中。
    “咳咳,大意了。”异族生灵从废墟里爬了起来,松了松筋骨。
    “人族小子,可否告诉我如今九族之乱过去多少年了?”他看向半空中的方凌,问道。
    “九族之乱?”方凌呢喃着,内心震动。
    他在赵家草斋里看过一本关于上古年间的杂书。
    上边记载上古纪年一共经历了天帝恒久、七圣争霸、九族之乱、黑暗末年四个阶段。
    九族之乱持续了将近五十万年,五十万年的战乱让璀璨的上古修行界由盛转衰。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知道九族之乱?”异族生灵笑了笑。
    方凌:“那已经是上古纪年的往事了,如今距离上古时代终结,已经过去数十亿年。”
    “我所处的时代已经成为上古了吗?”异族生灵愣了愣,眼神中透露出几分寂寥。
    “没想到一睡就是这么久…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可听说过我墓族,我族血脉是否传承至今?”
    方凌摇了摇头:“不曾听说。”
    “好吧!”这墓族人叹了口气,“看在你给我解惑的份上,我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。”
    “一定把你弄死了再吃,不会活吃了你。”
    “记住,我乃墓族乌儿图,见了阎王记得抱上我的名字!”
    乌儿图摊开双手缓缓升空,来到方凌对面,身上不断逸散出紫色的灵力。
    而后只见他双手合十,紫气在他身后凝聚出一扇诡异阴森的大门。
    大门上悬着一口钟,钟左右摇晃着,传出铛铛铛的声响。
    “墓门,开!”乌儿图大喝一声,大门缓缓打开。
    方凌只觉一股奇异的力量将自己锁定,他竟无法挪动脚步。
    墓门之中,探出一只紫色大手。
    大手缓缓逼近,将他握住,而后拖向大门……
    墓门轰然关闭,似乎要将方凌永久镇压在门后的世界。
    乌儿图轻吐一口气,目光挪向远处。
    “运气倒是不错,还有两个凑合的人族血食。”
    他看向的位置,正是远遁的白衣女子二人。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老妪正和白衣女子正往龙城的方向飞去。
    但忽然间,老妪脸色一变:“不好,有东西追来了!”
    “小姐你先走,老身垫后!”
    白衣女子闻言,问道:“婆婆,来者实力如何?”
    “我手里还有兄长所赠的杀手锏,或许可以直接将对方轰杀。”
    老妪:“那东西不到紧要关头,别轻易使用。”
    “老奴在此拦住那东西,小姐只管先走。”
    “好吧!”白衣女子知道老妪的脾气,便点头答应了。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股强大的气息突然出现在她们正前方。
    来者正是乌儿图,他贪婪得看向白衣女子,笑道:“漂亮的人族女人!正好先拿来解闷。”
    “至于你这老太婆,还是直接当血食吧!”
    老妪连忙挥出一掌,将一旁的白衣女子送走。
    这时,乌儿图也已经扑杀过来,近身搏杀。
    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,乌儿图的动作迅捷无比,完全碾压老妪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老妪身上就已经多出好几道爪痕。
    这些爪痕上还不断逸散出紫色的气体,乌儿图的攻击还附带毒性!
    老妪见自己远不是这诡异生灵的对手,只好以命相搏,给自家小姐多些逃命的时间。
    “画地为牢!”她释放出自身所有能量,激活了一脚勾勒在在脚下的法阵。
    在和乌儿图厮杀的一瞬间,她就已经有了将自己交代在这里的觉悟。
    法阵瞬间展开,乌儿图想走也来不及,被其狭制。
    “你这老太婆,还真是小看你了。”乌儿图脸色阴沉下来。
    他为自己竟然被眼前这老太婆摆了一道而感到羞愧。
    画地为牢之阵的效果十分强势,以他现在的实力没法很快将其突破。
    “这么急着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乌儿图冲杀上前,疯狂的折磨老妪。
    老妪激活这法阵,已然消耗了全部精力,更是无法抵抗。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被乌儿图抓得遍体鳞伤。
    “婆婆,我来了!”就在这时,方才被送走的白衣女子忽然出现在画地为牢之阵旁边。
    她见老妪被乌儿图伤成这样,眼睛都红了。
    “该死的畜生,我要杀了你!”她手掌翻转,掌心之中浮现出一道法旨。
    老妪望着白衣女子,想说什么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。
    “请法旨!”白衣女子轻叱一声。
    她手中的法旨瞬间化作一杆黑色的长枪。
    咻的一声,长枪破空。
    它直接遁入大阵之中,将乌儿图的脑袋穿透。
    “让你嚣张,让你伤我于婆婆!”白衣女子冷哼。
    接着她走到阵前,抬手间就将这画地为牢之阵解除。
    破阵之后,她立马来到老妪身边。
    “婆婆…………”她搀扶着老妪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    老妪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,但就在这时,一道掌印从她们身后轰来,将她们二人从半空中击落。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……”白衣女子大惊,抬头望去。
    只见刚才被她用法旨杀死的乌儿图,身体正在消散。
    而在这副身体旁边,还有一个乌儿图,他一脸戏谑得俯瞰着她们。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还嫩了点。”
    “所杀的只是我的一具分身而已。”
    “啧啧,还好你自己跑回来了,还将这封禁大阵解开。”
    “不然我还真有些担心,待会儿找不到你。”乌儿图笑道。
    白衣女子咬着下唇,双拳紧握,懊恼不已。
    “原来我这么弱,这么笨…………”
    “可我上官海月身为上官家的人,宁死也不会便宜了你这孽畜!”
    她决意自裁,但就在这时,一阵沉闷的钟声响起。
    铛铛铛…………
    乌儿图身后,那扇大门再次浮现。
    但乌儿图却脸色大变,转过身一脸惶恐得看着这一幕。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应该已经………”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ajile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majil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