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名:战神之帝狼归来顾靖泽白今夏

第十三章怀表中的照片

    林墨被无缘无故的打了一顿,咽不下这口气。
    但又害怕别人看到自己的丑样,急匆匆的回到家里,左顾右盼的,遮着脸,害怕被下人看到。
    走进房间,对着镜子一看,气得他两眼翻白,刚刚还没这么明显,现在整个脸肿的像猪头一样。
    “啪!”
    一手拍在桌子上,他越想越不对劲,自己怎么说也是林家的人,对方竟然出手不留情面,那么他们一定是外地来的,不知道林家在杭城的恐怖。
    对!一定是这样,想着自己被揍成这样,连滚带爬,毫无廉耻的逃回来。
    他脸色愈发狰狞,一定要找那两人报仇。
    林墨来到厨房,拿了两个冰袋敷了一个多小时,红肿明显退去之后,驾着车直接朝堂哥林晖家赶去。
    一路狂飙,没多久,就来到林晖家里。
    此时的林家来了一位个客人。
    他是梅家家主梅兴生。
    今天,是顾靖泽给他们三天期限的最后一天。
    梅兴生来这里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来找林家商量,怎么对付顾靖泽。
    两天的时间,他们之所以没有动手,是因为动用了所有关系去查顾靖泽这几年的档案。
    为什么一个坐牢的人,敢逃狱,敢如此嚣张的对付四大家族?
    后来,他们查到,原来顾靖泽不是逃狱出来的,而是在几个月前被派去西北边疆打仗,因为人数不够,拿犯人去充当炮灰的,而他,侥幸活了下来,所以还他自由。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,战乱的时候,很多死囚犯甚至还会主动争取,搏一搏,说不定侥幸活下来就能获得自由。
    查清楚了顾靖泽的底细之后,那就没什么后顾之忧。
    然而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这个档案完全是顾靖泽让下面的人伪造的。
    他早就料到,一旦自己霸气登场的时候,肯定会有人调查他的背景,所以对方能查到的,都是他准备好的。
    “林老板,你怎么看?”
    还未等林元豪回答。
    他再度开口,“我就不信我们两家人还干不过他,他不过是白家的上门女婿,就算他在边疆当了几个月的兵,学了一些拳头,那又怎样!我们想要他死有的是办法。”
    说实话,梅兴生对顾靖泽的怨恨更大,因为自己唯一的儿子死在对方手。
    他恨啊!
    恨不得食他肉,啃他骨!
    现在对方的背景也查清楚了,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    “没错!梅老板说得对,是我林某人过于低调,以致于什么人都想欺负我,他不是要我们上门道歉吗,我们偏不去,看他能把我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对,而且我还想着今天晚上送他一份大礼,让他明天反过来求我们。”梅兴生面露奸诈之色。
    林元豪,正当开口,林墨进来了。
    “大伯!梅老板!”
    “哎!林墨,你脸怎么回事?”林元豪观察到他的脸上有些淤青。
    林墨心头一酸,来到大伯边上,把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,当然不乏添油加醋的说顾靖泽两人坏话。
    “该死!又是他!”
    林元豪嗔怒,“老虎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吗?两个犯人真以为自己当了几个月的士兵,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    在他眼里顾靖泽是犯人,那么另外一个自然也是犯人,只不过两人是幸存者,都学了一点拳头。
    “林墨,你放心,在杭城没人敢欺负我们林家人,今天晚上我们就送给他一份大礼,你的仇大伯帮你报了!”
    林墨噙着眼泪,痛哭流涕,突然发现这是天底下最好的大伯。
    白家。
    白今夏仍然躺在床上,美眸带着疑问比之昨天更甚。
    原本想着昨天能从舒怡那边得到信息,却不曾想到舒怡居然说不认识那个男人。
    昨晚入夜之后,她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里总有一股执念,想要弄清楚那个叫‘顾靖泽’的男人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蹭的一下,从床上跳了下来,“既然,你们都不说,那我就自己找。”
    白今夏在房间里,一阵翻箱倒柜,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在大厅搞卫生的汪秀兰的注意。
    她走过来,敲了敲房门,“今夏,你在里面干嘛呢?”
    “没事!妈,我在锻炼,做健美操呢!”白今夏随口编了个谎言。
    汪秀兰信以为真,“哦!那你小心点,不要磕到碰到!”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    “这孩子,真是,还做什么健美操,多打扫卫生不就好了吗?”汪秀兰摇摇头觉得不懂年轻人的世界。
    白家,自从年前那一次搬家后,丢掉了好多东西。
    她以前还没注意,今天蓦然一找,发现自己好多东西都没有了。
    找完了柜子,找箱子,找完箱子找收纳盒。
    里里外外,找了一个多小时,还是没有发现什么。
    “呼!”
    白今夏,累趴在床上,自言自语起来,“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?”
    不对,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。
    礼物盒。
    白今夏从小到大都是校花级美女,收到过各种各样的礼物,而这些礼物都被她一一收藏起来,用她的话来说,礼物的越多,说明自己越抢手。
    于是她立刻抽出床下的两个礼物箱。
    半小时过去,地上铺满一地的礼物。
    两个礼物箱子的礼物全部抽查了一遍,依旧没有任何收获。
    白今夏坐在地上,满脸的失落,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因为那个男人变得如此多愁善感。
    默默地沉寂了一小会儿,把礼物一样一样的放入了礼物箱。
    “啪!”
    一块心形的怀表,因为撞到箱子,受力,弹开了表盖。
    白今夏拿起怀表,仔细一瞅。
    眼眸填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    因为表盖的内里,衬着一张略微发黄的照片。
    照片上的两个人,彼此搂着对方的肩膀,看上去很是亲密。
    定睛一看,上面的女孩就是自己,而上面的男人竟然跟那个叫‘顾靖泽’的有七分相似,刀削般的脸庞,浓眉大眼,目光如炬,只不过照片上的更加清秀,没有那种霸气和压迫感。
    “嗡!”
    白今夏的大脑仿佛要炸裂,宛如有成千上万的蛊虫在噬咬,剧烈的疼痛席卷整个脑袋。
    “啊!好痛!好痛啊!”她抱着自己的头,奋力拍打着。
    汪秀兰以为女儿做健美操摔到哪里了,立刻赶了过来,“今夏,今夏!你怎么了?”
    打开房门。
    汪秀兰瞧见今夏的样子,又看到她手的怀表。
    愣住了!
    天旋地转!
    汪秀兰感觉自己被九霄狂雷给击,三魂七魄少了一半,差点没了呼吸。
    怎么会,居然还有他的照片呢?
    汪秀兰有些自责。
    其实,今夏为什么找了大半天,也没有找到跟顾靖泽有关的东西。
    那是因为,自从发生那件事情后,汪秀兰已经偷偷的,无数次的检查过,凡是带有顾靖泽印记的东西,全部都丢掉了。
    “妈,我的头好痛啊!”
    白今夏突然又喊了起来。
    听到女儿的呼喊声,汪秀兰顾不得其他,只好把女儿扶到床上,帮她轻轻按摩,直到她沉沉的睡下。
    “冤孽啊冤孽!”
    汪秀兰的眼闪过一抹深深的担忧,女儿睡下的时候,手还紧紧拽着怀表,她心痛不已,内心纠结,到底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女儿。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liport-mice.com。新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fliport-mice.com